糖炒栗子

默默写文,好好写文

大梁琰控【苏靖】【殊琰】(四)

2333333这将会是很严肃正经的一篇……

21
说是帮梅长苏隐瞒真相,但萧景宁还是心软的,她不忍看着萧景琰总是愣愣地盯着放在他书房里的那把朱弓。所以总喜欢在萧景琰谈到梅长苏的计谋时,提一些梅长苏与林殊的相同处。

“七哥,我学着静姨的配方做了榛子酥,你拿点去给苏先生吧。”萧景宁今天特地使唤了几个机灵的侍女去螺市街买榛子,给萧景琰做榛子酥。

“苏先生对榛子酥过敏的,你分给庭生他们吧。”萧景琰记得有次与梅长苏提到了静妃的点心,聊着聊着就知道了梅长苏榛子过敏的事。

“啊?是吗?竟然跟林殊哥哥一样。”像是不经意地说完了就装作猛地发现一样闭口不言。

“你也觉得。”萧景琰愣了一会,继而说道。

“我,我去给庭生他们分榛子酥。”像是落荒而逃一般。

“记得……”

“少不了你的!”

22
已知,梅长苏是萧景琰的初恋林殊;萧景宁为苏靖助攻。

问:萧景宁如何在不暴露梅长苏是林殊的情况下为苏靖的红线打死结?

萧景宁曰:怎么喜欢怎么来。

梅长苏曰:有点虚。

23
卫铮一事,说来就来。

萧景宁在等。她命人在悬镜司的某个暗格里放了一封信。一封夏江给李重心的信。夏江能找到伪造聂锋笔迹的李重心,她也能找到伪造夏江笔迹的人。

这不是什么卑劣的手段。夏江确实做过这样的事,她不过只是把夏江这件事撕出来曝光罢了。

只是她听到了一句话。

“原来小殊,真的回不来了。”萧景琰从苏宅回来后,顶着浓重的鼻音,从书柜的一角拿出那个放着鸽子蛋那么大的珍珠的檀木盒子,说着这句话。

不知是对萧景宁说,还是对自己说。

萧景宁觉得这应该是对他自己说的。

24
九安山之变,誉王谋逆。

萧景宁在金陵里急得团团转。公主府外就是誉王留下的亲兵,她出不去。这个五哥知道她多亲近萧景琰。

好在最后那些亲兵都被蒙挚带来的禁军赶走了。

誉王死了,夏江伏法,萧景琰位正东宫。

萧景宁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其实所有人都没有赢。这场夺嫡没有赢家。

萧景宣输了荣宠,
萧景桓输了性命,
萧景琰呢?
他输得只剩下一个孤寂的位置。

25
萧景宁一把抱住萧景琰。

她说:“七哥,梅长苏,是林殊。”

七哥却把头埋在她的肩上,哭了。

萧景宁猛地发现了什么。

她发现萧景琰早就知道了什么。

九安山一役后,萧景琰去问了言侯,知道了林燮曾化名为梅石楠闯荡江湖。

梅长苏说他父亲叫梅石楠。

梅长苏在昏迷时呢喃着说景琰别怕。

萧景琰知道了,梅长苏就是林殊。

萧景琰不说,他懂林殊的良苦用心,所以他很痛苦。

善意的谎言,说到底,也是骗人的。

也会使人伤心难过,还比普通的谎言让人更添一抹愧疚。

更何况林殊用善意的谎言瞒了萧景琰十三年。

十三载转瞬即逝,人无再少年。





TBC
下一篇应该就是结局了……

大梁琰控【苏靖】(三)

失踪了这么久我又回来了!


11
萧景宁从密道出来翻墙进苏宅的时候,就看到刚才的情景。

七哥泪眼朦胧,梅长苏笑得一脸猥琐(其实是含情脉脉)。

梅长苏你这个禽兽!
梅长苏你这个衣冠禽兽!
梅长苏你禽兽不如!

上我七哥竟然不告诉我这个大梁第一腐女/第一琰控/萧景琰靖王妃全球后援团团长/大梁脑洞最大?!

你让我颜面何存?!

你让我如何再写腹黑谋士×傲娇皇子的r18淫秽小读物?!

你这是在为难我呀!我已经两天没更新了!再不开车我又要掉粉了!我要看你们开车啊!速度七百迈的那种!十八岁以下青少年不宜观看的那种!

12
萧景宁用一种深沉地,像是慈祥的老母亲看出嫁的女儿一般的眼神望着他们。

两位当事人在这样明目张胆地偷窥持续了三秒后发现了萧景宁。

两位当事人同样以一种慈祥的老母亲般的眼神望着萧景宁。

眼神里层层叠叠的情感揭露出来只有一句话……

“没看到我们在增进感情吗给我回家!”

13
萧景宁忿忿不平。

本公主撮合的你们为什么我还得吃狗粮。

放过你们,是本公主的大度!

才不是因为你们是官配呢!

哼唧唧。

作为接替霓凰姐姐成为新一任金陵城中最耀眼的少女的本公主今天也是当神助攻的。

14
萧景宁望着梅长苏和萧景琰,梅长苏和萧景琰也望着萧景宁。

萧景宁怂怂地叫了一声飞流。

飞流弟弟你快点来啊……这个狗粮不是我一个人可以承受的……我觉得我们可以一起分担一起供应全金陵的电灯泡让它们发光发亮发热。

飞流弟弟报以一个不谙世事的眼神后趁着靖王府两个主子不在家时翻墙过去做采花大盗了。字面意义上的采花大盗。

15
萧景琰尴尬地咳了咳。

自家从小宠到大的妹子忽然打扰了我和下属的友好(?)交谈该怎么办?别给我说打一顿我不舍得……

梅长苏也尴尬地咳了咳。

暗恋对象从小宠到大的妹子忽然出现打扰了我撩暗恋对象该怎么办?别跟我说打一顿我要是打了我跟暗恋对象就永远没可能了……

萧景宁也尴尬地咳了咳。

不小心打扰了从小就宠我的哥哥和看起来特别腹黑又对我哥含情脉脉的疑似暗恋我哥人事谈♂正♂事该怎么办?

16
这场尴尬以黎纲过来通报誉王来了接束。

三个人第一次不约而同地感谢萧景桓。在萧景琰和萧景宁躲到密室之前。

随后萧家姊妹(口误)兄弟(再次口误)兄妹(嗯~)陷入了无尽的尴尬。

七哥我该怎么跟你说妹妹我一直觉得在别人眼里攻气十足有直男癌的你是一个呆萌可爱的受呢?七哥我是不是该把霓凰姐姐卖出来让你们知道她也是一直觉得你是受的呢!七哥七哥我是爱你的可我不能逆呀……

虽然萧景琰进来以后坐下拿起梅长苏藏在这里被萧景宁认出来的她以公主殿下为笔名写的诶哔哦文《调皮将军傲娇皇子》开始看,但是他没看懂。萧景宁是真的想多了。

“景宁,怎么了?”萧景琰看到萧景宁明显地坐立不安,问了一句。

谁知萧景宁做贼心虚,一着急,根本没听萧景琰在问什么,就说:“呜呜呜七哥对不起呜呜我不该写这些的呜呜呜。”

“啊?”萧景琰懵了,摇了摇手中的本子,问“这是你写的?”

萧景宁觉得自己这是真的没看黄历。

17
梅长苏过来及时打破尴尬:“不好意思,让靖王殿下和公主殿下久等了。”

“没事没事你来了就好。”萧景宁立马转换出恣意灿烂的笑脸说道。就当刚才无事发生过。

靖王殿下觉得自己妹妹变脸速度有了质的飞跃。像她哥夫。

靖靖拉着宁宁走了,苏苏带着流流也走了。宁宁悄悄顺走了苏苏的r18小读物。

等等,这是我和霓凰姐姐独家发售的插图版呀!这不是只有我,霓凰姐姐,晋阳姑姑,静姨,祁王兄,林殊哥哥,柳姐姐才有的吗?!喵喵喵这不科学呀!

18
萧景宁偷偷摸摸地翻到最后一页。

明晃晃的字写着:

文:公主殿下,亮凰凰,大阳,小阳

图:柳暗花明,静静想静静,不治水

萧景宁迅速飞鸽传书给其他几位,除已去的几位,其他的人本子都还在手上。萧景宁又翻了翻本子,第一百七十八页皇子替将军生娃的情景里冒出一个与众不同的字体——殊。

萧景宁觉得自己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大幂幂。一个很大很大的幂幂。

19
梅长苏发现自己看了八百一十八遍的当初他们殊琰文手画手团的r18诶哔哦小本本不见了。

景琰刚刚手里拿着的是不是这本本子呀……

景宁刚刚拿走的好像是这本书呀……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梅长苏再次吐血。

20
萧景宁再次偷偷趁着靖王殿下上早朝的时候溜到苏宅。

梅长苏觉得自己马甲掉了。

“林殊哥哥,好久不见。”开门见山,直接了当。

“你知道了。”梅长苏淡淡一笑。

“但七哥还没知道。”萧景宁也是笑着说的。

“何必呢?”梅长苏给景宁和自己倒了茶,说道:“何必呢?我早就不是林殊了,景琰不需要梅长苏。待他成,我便退。”萧景琰记忆中的林殊,是那个策马扬鞭,笑得恣意灿烂的鲜衣冠的少年,不是低眉浅笑病殃殃的谋士。

“林殊,”萧景宁不再笑了,她严肃地说:“你考虑过七哥的感受吗?他等你等了这么多年!他一直相信你还活着!他一直觉得你会来找他!”

“七哥等了你这么久,你就非得让他死心吗?你就非得让所有人都告诉他林殊死了回不来了找个好女孩成家这些鬼话吗?”

“七哥之所以是七哥,就是因为他就算知道林殊回不来的他也愿意相信林殊会回来!”

“你有麒麟之才,你有七窍玲珑心,你又怎会不懂七哥的心?”

“景宁,”梅长苏终于说话了:“就当我求你,不要告诉景琰我是谁。”

萧景宁沉思了一会。直到瓷杯中的茶上袅袅热气消散了,她才轻轻地说:“好。但我希望你记得,你是谁。”

我希望你记得你是谁。

你是林殊。
你依旧是那个金陵城中最耀眼的少年。
你依旧是那个对萧景琰说此生不负的少年。
我希望你能记住。

TBC

跪着求各位小可爱来推文!!!

冷处现在是真的冷呀

苏靖冷文推荐处:

冷文推荐第n单

苏靖,殊琰文(仅在贴吧连载)

文名:把栏杆拍遍

作者:cxyxt5

推荐者:千阑

“怎么说,诶呀这个重生是真的带感呀!苏苏这种你不知道我是林殊和琰琰的你不知道我知道你是林殊的梗真的是玩一百年都可以啊!虽然有点扎心但最后是HE真的太美好了!看到琰琰为了救苏苏而渐渐五感丧失苏苏为之心疼的时候真的是戳到我的虐点了!这真是是一篇你越看越觉得它是BE而到最后真的给你一个BE却忽然甩来一个HE的文!虽然我这个推荐语写的很烂但还是希望大家可以去看看呀!”


另外冷处君的两位幕后跪着求求你们来推文……

再次求文

就是苏苏跟琰琰的各种养娃日常~

甜虐不限,养娃就行~

最近沉迷养娃的我……




不妥删


大梁琰控【苏靖】(二)

诶呀诶呀要期中考了……

诶呀诶呀趁我还活着先更个新


6
梅长苏忽然吐血。

景宁你这个红娘当得有点猛……

萧景琰你这些年是怎么养妹妹的?!

梅长苏心很累。

他从头到尾都

没说几句话景宁就觉得他好像不跟萧景琰在一起就没天理的样子……

老子把琰琰亲到耳朵红的时候景宁妹妹你可还是一个在襁褓里的小娃娃呀……

我把你七哥*到哭的时候你才刚会走路……

我该怎么跟你说我还没领便当还想和你七哥嘿嘿嘿呢……

7
当萧景宁灵活地翻墙回靖王府的时候,刚落地想提起裙子跑回屋子里,就被自己的七哥黑着脸挡住了。

萧景宁觉得她应该是忘记看黄历了。

七哥生气了怎么办?

如何哄一个大龄闷骚单身汉?

卖个萌就好了。

毕竟是妹控。

于是萧景宁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扑进萧景琰的怀里软糯糯地叫了一声“七哥~”

8
萧景琰的怒气与威严就此暂时性地离家出走。

兄长的威信什么鬼的哪比得上可爱活泼的妹妹/弟弟。

从小得大梁第一弟(琰)控萧景禹教诲的萧景琰牢牢记住这一点。

于是萧景琰很没出息地揉揉萧景宁柔软的头发并特别没有威慑力地警告她以后别乱跑。

然后又去密道里和梅长苏商(谈)量(情)大(说)事(爱)了。

9
“听说景宁今日来拜访先生了?”萧景琰先是在梅长苏房门前里的火炉旁祛了寒气,坐下的第一句话 ,就是关于萧景宁的。

“公主殿下关心靖王殿下,便亲自莅临寒舍询问我殿下在朝堂上,或是在其他几位皇子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萧景宁自然是没有问过这些。这都是梅长苏估摸着萧景宁的性情答的 。

他本来还提心吊胆,担心会被萧景琰听出破绽来。但当他看到萧景琰微不可微地点点头时,便松了口气。

“先生没说什么吧?”

“我没告诉公主殿下靖王殿下的困难。”

梅长苏知道萧景琰是不想让景宁卷入这场夺嫡风波里去的,便这样回答他的问题。

“多谢先生了。”萧景琰心里悬着的石头,现在才算真正放下。

“殿下不愿公主卷进来,自有殿下的道理。”

“赤焰一案,我与景宁都失去了最敬爱的兄长,长辈。”

“之后,我四处征战,无暇顾及景宁,现在想想还是愧疚的。”

十三年前,萧景宁才十岁。皇后基本上只顾着誉王,对萧景宁的关心,大概只停留在吃饱了穿暖了的层面。皇帝不管她,任由她随意出宫,萧景宁便是那时开始野起来。

“我没怎么管她,只是尽自己的能力去宠她,留住当初的景宁。”

“后来有一次出征回来,她拉着我,问我有没有受伤,问我在朝堂上有没有受委屈,问我什么时候要给祁王兄、给林家翻案。”

“那时候我就发现,她也变了。她开始关心朝堂上的事,开始关心边境战事。”

萧景琰忽然停住了,不再说了。飞流在窗外自己堆雪人。

梅长苏顺着萧景琰的视线,想起了幼时在祁王府里,祁王兄和王妃嫂嫂在屋檐下看着他和萧景琰打雪仗,萧景宁和霓凰在他和萧景琰身后,是不是向对面扔去一两个雪球。

想起那年严冬,他跪在祁王府的院子里,景琰被关在屋子里,他对着面前的祁王说非萧景琰不娶,站在一旁裹得像粽子一样的景宁拉着他的衣袖,说把七哥交给他。

一晃十几年。

而此时此刻,他只能以局外人的身份说一句殿下节哀。

萧景琰忽然就落下泪来。

他独自呢喃道:“何来的哀?”

10
梅长苏彻底被萧景琰这滴泪和这句话征服了。

他卸下了所有伪装,起身,走到萧景琰旁边,伸手拭去他的泪水,说:“景琰,别哭。”

泪水盈盈的鹿眼对上了他含情脉脉的眼神。

心头悸动。




继续颤颤巍巍地打上一个TBC

大梁琰控【苏靖】(一)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系列……

又逗比又正经的一篇文……

怕是没吃药……

各位将就着看吧……

就是之前景宁公主的那个小脑洞……




1
我叫萧景宁,大梁八公主,爱好七哥。
我七哥是一个善良可爱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牢记八荣八耻的好看少年。虽然他常年征战在外,但并不能阻止我成为一个琰控。

我七哥叫萧景琰,有着水汪汪的小鹿眼,修长白暂的手指和盛世美颜。我七哥就是那种可以靠脸却偏偏要靠武力值吃饭的人。

我七哥这么优秀的一个大梁好青年就是因为我爸老眼昏花而被派去征战四方一年不见得回来几次所以导致我为了不让七哥这个大梁优质单身青年被埋没,成立了七哥全球后援会——靖王妃这个奇妙的团体并假公济私地担任会长。

2
本来一切还算平静。我跟那些小姐妹们飞鸽传书聊七哥聊得分外过瘾。然后那个江左桃……呃不是江左梅郎梅长苏忽然进金陵并且忽然说服我七哥去夺嫡。

喵喵喵?!
你以为你是谁呀?!
凭什么你要对我七哥说“我宣你”?!

3
后来的事使我更加崩溃。
江左梅郎买房了。
江左梅郎在房子里挖地道了。
江左梅郎在房子里挖地道要和七哥私会。
江左梅郎在房子里挖地道要和七哥私会七哥还答应了。

七哥你不要你可爱善良美丽的景宁妹妹了吗?
江左梅郎抢我七哥!
江左梅郎还我七哥!
江左梅郎你给我等着!

于是我,萧·大梁第一琰控·腹黑·靖王妃·靖王后援团团长·景宁,决定亲自拜访梅长苏。

5
“苏某不知公主殿下亲临苏宅,有失远迎,望公主原谅。”天哪天哪景宁妹妹怎么突然来见我了我莫不是又要掉马了?!

“苏先生免礼。靖王兄常在我面前谈起先生,今日一见,先生果真是谦谦公子。”什么谦谦公子,明明就是一江湖书生,七哥莫不是常年呆在军中见多了糙汉子所以现在好这口了?!

萧景宁默默吸一口气,平复心情,表面笑嘻嘻内心MMP地继续和梅长苏谈话。

“不知公主因何事前来到访寒舍?

“景宁前些日子不在靖王府,近日刚才回去,却听靖王兄说,他参与夺嫡了。”萧景宁不急着说话。她先抿一口茶,才接着说道:“景宁刚开始还很意外,为何王兄会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后来知道,是苏先生鼓励他去夺嫡的。”

梅长苏用手摩挲着衣角,低头望着未喝过一口的还冒着热气的茶。

萧景宁的眼睛盯着他。平日里没有任何威慑力的眼睛,此刻却射出冷冽而锐利的眼神。

原来十三年真的可以改变很多人。什么时候跟在萧景琰后面用软糯糯的声音叫“七哥,小殊哥哥,霓凰姐姐”的小瓷娃娃也会拥有这样的目光?

“我相信苏先生在来金陵前 定是会了解现在的皇子们的。所以我认为你应该知道,靖王兄不适合那个位置。”萧景宁见他没有说话,继续说道。

“哦?苏某倒是想听听公主殿下的见解。”梅长苏停止摩挲衣角,坐正了身子,说道。

“七……靖王兄若是坐上了那个位置,先不管他是否会治理好大梁,他一定会很孤独。”

萧景宁的话,让梅长苏心里猛地一惊。

“他是一个遇到困难也会一声不吭自己咬牙抗的人。他的身边没有人可以真真正正地让他敞开心扉把所有的苦痛都说出来。”萧景宁微微一笑,望了望窗外啃甜瓜的飞流,忽然说道:“苏先生听过林殊吗?那个赤焰军少帅,金陵城中最耀眼的少年。”

“赤焰军少帅林殊,略有耳闻。可惜苏某并未亲眼见过林少帅的英姿。”

“我那时还是个小娃娃,跟在七哥后头,他领着我,去见林殊哥哥。”

“他跟林殊哥哥一起舞剑,习武时,我坐在林府的梅树下,看着他们。”

“林殊哥哥说七哥是水牛,七哥气得追着他打,我就站在一旁给七哥加油打气。”

“林殊哥哥是唯一可以让七哥敞开心扉的人。可惜他不在七哥身边了。”

“所以我不希望七哥去夺嫡。他若是真的到了那个位置上,得多孤独呀。”

梅长苏听着萧景宁回忆着那年所有的光和甜。

“所以苏先生把他推上这个位置,怕是没有想到这一点吧?”萧景宁不在望着梅长苏,而是看着窗外无忧无虑的飞流。

“如果林殊哥哥和祁王兄泉下有知,怕是也不会让七哥踏上这条路。毕竟那是七哥。”萧景宁说完就走了,她其实是知道这改变不了什么,但是她却想告诉梅长苏这些。虽然她心中对梅长苏还是有着些许跟萧景琰一样的对谋士的偏见,可她却觉得,梅长苏像是那个当初陪着七哥一起笑一起哭一起受罚一起出征的人。

也不知道梅长苏有没有听懂她的话。

她也就是想让梅长苏在七哥真的坐上那个位置的时候可以留下来,然后真心实意地陪七哥说说话。



颤颤巍巍地打个TBC

是的还是一个小脑洞

我又开了一个小脑洞哈哈哈哈哈

你们记不记得《琅琊榜》原著里琰琰有个妹妹叫萧景宁~

然后我这个脑洞就是如果萧景没有嫁去南楚并且是一个腹黑的琰控(我没有打错字!!就是琰琰控!!)

然后苏苏回金陵让琰琰夺嫡然后景宁觉得琰琰夺嫡后登上皇位会很孤单又不开森,景宁又发现了苏苏喜欢琰琰于是就开始试验苏苏是不是好人然后又发现了苏苏是殊殊然后景宁成功接替霓凰郡主成为新一任金陵城中最明亮的少女……

相信我,这是一个可正经可逗比的文~

然后我想尝试一边正经一边逗~

长相思【苏靖】【甜甜甜】


我可能是要在撒糖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感觉自己的后妈身份不保……

是的这篇也是甜甜甜~

还有蔺少阁主的神助攻

里面的文言文都是我瞎编的……

要是有错误请不要介意……

诶哔哦设定……有一点点肉……



梅长苏在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还是念着萧景琰的。

我不在了,景琰如何挡得住那些明刀暗箭?

我不在了,景琰是不是会很孤单?

我不在了,景琰会不会难过?

他想起了军情传来时那一夜的荒唐。

清茶和浊酒,他和萧景琰,离别和欢愉。

萧景琰搂着他的脖子,腿架在他的腰上,水雾朦胧的双眼像是要哭了似的。

他一遍一遍地说着,小殊,别走。

他搂着萧景琰的腰,一次次顶撞,把自己推入萧景琰的深处,亲吻着萧景琰。

他对他说,景琰,别怕。

梅长苏只记得这些。那一夜他们都喝了不少,他只有一些像是碎片一样的记忆。

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给萧景琰落印,也不记得自己有没有顶入萧景琰的内腔,那日他做完事后给萧景琰清洗了就走了,趁萧景琰熟睡时走的。那时他要是再不走,等萧景琰起来用水汪汪的望着他,他怕是会不舍得走了。

梅长苏的魂灵漂浮在上空,看着往日笑嘻嘻的琅琊少阁主沉着脸还佯装轻快地说生死有命,看着飞流睁大眼睛问抹着眼泪的宫羽他什么时候睡醒……

他忽然很想知道,他走了,是不是只会留下悲痛给景琰?

他怀着这份念想,不知为何眼前一黑,再次醒来时却到了林家祠堂,背对着自己的牌位,正对着萧景琰,萧景琰还牵着一男一女两个两三岁的孩子,男孩像极了当年那个金陵城中的明亮少年,女孩则是有着与萧景琰如出一辙的鹿眼。

他看到萧景琰牵着两个个孩子走近,他伸出手,却看到他们直直的穿过他的身体,两个个孩子在“林殊”的牌位前,说“父亲。”

梅长苏怔住了。相似的面容和那一声“父亲”,让他更确信这是他和萧景琰的孩子。

梅长苏的魂灵与萧景琰的身子重合,一人一鬼,背对着,忽然落了泪。

梅长苏听着萧景琰在那里絮絮叨叨地说着话。听他说霓凰和聂铎的孩子抓周时抓着霓凰的衣角不放,说不定长大时会像母亲一样是个巾帼女英雄。听他说飞流经不住蔺晨的调戏,竟然能够从廊州跑来金陵找庭生。听他说家里长短,听他说着说着忽然笑出了声。可他没有听到萧景琰说他自己。说推行国政时的艰难,说他在没有自己的乾元陪伴是如何度过孕期的,又是如何生产的,都没有。

这样的萧景琰,比在他面前哭着说自己有多苦的萧景琰让梅长苏更心疼。

不对,萧景琰从来没有在任何人面前诉苦。

但萧景琰才是那个让人最心疼的人。

梅长苏可以眼睛一闭驾鹤西去一了百了,可萧景琰不能。再大的苦难他都得咬碎银牙死撑。他是皇帝 。大梁的天要是塌了下来,他得顶着。

梅长苏忽然后悔。

后悔自己为什么这么快就死了?

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多活会儿?

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活着陪陪萧景琰?

冥冥之中好像有人知道他内心的想法,不知从哪传来一个声音,问他:“是不是后悔了?”

“是。”

“那你回去吧。”

“等等,”梅长苏忽然叫住了那个声音,问道:“你是谁?”

“父亲,我叫萧庭琳,小名长思。*”

那声音说完这句话,就不再理会梅长苏了。眨眼间,还在林家祠堂的梅长苏忽然到了东宫。

他试着轻轻摩挲衣角,发现自己在“梅长苏”的身上。

这时候萧景琰问他:“长苏,那你觉得,谁能出征北境?”

“蒙大统领。”

“蒙大统领在军中虽有威望,但却不擅谋略,得让人陪他同去。”

“我让卫铮和蔺晨跟他一起去。”

“卫铮是赤焰旧部,又了解大渝军情,但蔺晨……我听说琅琊阁不涉朝政,怕是……”

“我又没说让他以琅琊阁少阁主蔺晨的身份去。”

“嗯?”萧景琰挑挑眉。

“我让他以苏哲的身份去。”

“你就不怕他不愿意?”

“我还怕他会败坏我的名声呢!”

梅长苏就这样把蔺晨卖了。他把大渝军中的情况写好,又把自己的部署,计划交给蔺晨,看着蔺晨臭着脸以客卿苏哲的名头出任监军。

“看在你把飞流借给我去游山玩水,又答应我多活几年的份上,我原谅你。”

“蔺晨,谢谢。”

大军走后月余,萧景琰忽然来到苏宅。

“小殊,你要当父亲了。”他笑得恣意又灿烂。

梅长苏紧紧地抱住萧景琰。

他说:“心悦卿兮望卿安。”

萧景琰回答道:“心悦君兮愿君安。”

大军全部凯旋归来时,萧景琰已经怀孕九个月了。

帝皇在帝君的搀扶下,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上城墙,看着城门远处浩浩荡荡的军队。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婴儿的啼哭声划开薄雾,带来清晨洒在金陵城上的第一缕阳光。

梅长苏在殿外焦急地等着,殿门口的那一点点地,硬是被他来来去去走了十几回合,连高公公都忍不住捂着嘴偷笑地看这位心急如焚的麒麟才子。

几个时辰之后,梅长苏才得以走进殿内,却被静太后悄悄拉去一旁。

静太后的怀里抱着一个皱巴巴的小婴儿,不哭不闹,没有动静,梅长苏心忽然抽痛。

“景琰生了一男一女的龙凤胎,可惜女孩生下来就没有气息。”

梅长苏忽然想到那时站在萧景琰身侧的女孩。

静太后还沉浸在悲痛中,没有注意到梅长苏的异常。

“孩子虽然去了,但也还是你们的骨肉,给她起个名字吧。”

梅长苏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婴儿皱巴巴的小脸,说:“她叫梅庭琳,小名长思。”说罢,他对着她笑。

静太后让宫女抱着梅庭琳走了,又把梅长苏带到萧景琰床边,另一个皱巴巴的婴儿也在他旁边呼呼地睡着。

梅长苏轻轻地刮刮小婴儿的鼻子,自言自语的说:“怎么这么丑,一点也不像我和景琰。”

忽然后脑勺被拍了一下,转过身,静太后笑眯眯地对他说:“不许说我孙子的坏话!”

END

* 琳,“琰”的玉子旁和“林殊”的林。长思,即长相思。

真的忘了是第几个小脑洞

恶魔妈妈买面膜

我又开了一个脑洞

但是依旧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

一个诶哔哦设定

就是苏苏死后到未来看到琰琰独自带娃,心里愧疚又穿回自己死之前让自己活着陪琰琰细水长流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