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哦

高三神隐,取关随意

轻装上路,往前程两地。

酒一杯,敬你无怨无悔
酒二杯,祝你前程似锦
酒三杯,愿你不念过去

酒四杯,敬你我无知无畏
酒五杯,祝你我不负韶华
酒六杯,愿你我无情无义

无需在一起,无缘有结局。

十份真心【苏靖】【殊琰】【中秋小贺文】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中秋节小贺文……

有人说,要把真心分成十份,切记不可把这十份真心全给一个人。

可萧景琰不这么想。他十九岁过中秋的时候,林殊拿着两个孔明灯,甩掉穆霓凰,带着他上到城墙,跟他一起放孔明灯。

两盏孔明灯上,一面写着,愿吾国河清海晏,龙盘虎踞。另一面写着,愿林殊与萧景琰长相厮守,都是林殊的字迹。

萧景琰接过孔明灯,左看看右看看,好生欢喜。

那时林殊问他:“景琰,若你真心有十份,你给多少份我?”

萧景琰不假思索地回道:“十份。”

林殊笑说他是傻水牛,心里乐开了花。

后来林殊成了梅长苏,萧景琰终于认出梅长苏是林殊,梅长苏又问他:“景琰,若你真心有十份,你给我多少份。”

萧景琰认真地想了想梅长苏有没有言外之意,然后回答道:“三十份。”

十份给金陵城中最耀眼的少年林殊,十份给江左盟宗主的梅长苏,十份给白衣客卿苏哲。

绕来绕去,还是把十份真心全系于一人身上。

怎么还是一头傻水牛,梅长苏想到,可嘴角却还是不经意地上扬,笑足了一天,连蔺晨都不敢问吉婶要粉子蛋。

后来狼烟四起,梅长苏临走前问萧景琰:“都说帝王真心难得,那么我最后问你一次,若景琰你有十份真心,给我几份?”

萧景琰望着前方茫茫黑夜,旁边的烛火照亮了他的眼睛,他轻声回答道:“七份。”

梅长苏讪笑一声,转身告别了萧景琰。他可以放心走了,他的景琰终于懂了,这真心,不能轻易给同一个人。

萧景琰看着他的背影,不说话。为什么只给梅长苏七份真心?他不知道。

后来中秋佳节歌舞升平,宫宴上再无白衣客卿的身影,他穿着黑金龙纹锦袍,透过珠帘,谁的脸都看不真切。

他知道为什么给临终前的梅长苏七份真心了。

七份真心陪梅长苏葬在梅岭,一份祭骠骑将军林殊,一份祭白衣客卿苏哲,一份祭他自己。

END

逢山河: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无题·重帏深下莫愁堂


唐代李商隐


重帏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
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无名氏【苏靖】【殊琰】(上)

之前黑.道的小脑洞……

你们就当我这是架空吧……

你们想象不到的ABO设定~

“从今以后,你叫林殊。不是梅长苏,而是一个苟且偷生的小混.混。”
“是。”梅长苏看着眼前坐着的蒙挚,坚定地回答道。

“你的目的,就是打入萧梁内部,接触萧梁现在被称作‘靖爷’的头目。”蒙挚把一张从档.案里拿出来的抓拍的照片递给梅长苏,嘱咐道:“把人认清楚,然后就烧了。”

梅长苏盯着那张照片看了许久。照片拍得不清楚,而且目.标人物在角落,梅长苏只能看清楚个轮廓。他突然就情不自禁地用手指描摹照片上人的轮廓,仿佛先前已是经常这样了。

他脑子里突然生出了一个他认为他自己不该有的想法。他曾经失去过一个人,就那么一天的功夫,他就从自己的世界里悄无声息地退出,而他一直找不到他。

梅长苏讪笑着摇摇头,自己是不是小说看多了,怎么连这么狗.血的东西都想的出来?他又看了看照片,然后拿起蒙挚办公桌上的打火机,点燃照片,把它塞进烟灰缸里了。

第二日梅长苏专门倒腾了一下自己,翻出了多年没穿但还算合身的皮衣皮裤,配上一双马丁靴,到还算那么回事。

到了晚上,他跟着一群真的小.混.混溜进了魅.影酒吧。晚上的酒吧向来是个热闹的地方,动感的音乐与人群,一股子铜.臭味与酒气混合。可今晚这热闹却不这么快活。

不知从哪传来一声酒瓶被敲碎的声音,接着一群疯.玩着的男男女女更疯.癫了,边嘶哑着喉咙喊“打人啦!”边蜂拥到门口逃脱。酒保抄起瓶子就逆着人群而上,酒吧老板躲在吧台后边焦急地打着电话。

这不是简单了醉酒闹事。梅长苏心中了然。魅.影酒吧是萧梁的其中一棵摇钱树,看着景象,是有人来挑事儿了。梅长苏随手抄起某张桌子上的玻璃啤酒瓶,靠着墙走到躁动的发生地。

漆黑的轿车开着双闪划破夜空,冒着雨一路飞驰,堪堪停在魅.影酒吧门前。酒吧的门被锁上,隐隐看出玻璃门上有几条裂痕。车后座上下来一位穿黑西装的年轻男子,刚从驾驶座上下来的另一个年轻男子立刻给他撑伞。酒吧门后一直有人守着,见两位男子来了,立刻把门打开,恭维地迎接着俩人,嘴里冒出句话,被梅长苏敏锐地捕捉到了。他说的是:“靖爷、列堂.主。”

酒吧里刚结束一场打斗,劣.质酒与高档酒、劣.质香水与高档香水、alpha与omega的信息素杂交混合,刺得人捂着鼻子。

梅长苏坐在冰冷的地板上靠着沙发,捂着流着血的鼻子。穿着黑色西装的两个男人一眼就能望到他了。

“这是谁?”靖爷问道。列战英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用鹰一样的眼神望着梅长苏。酒吧老板沈追笑嘻嘻地走过去,低头弯腰挤眉弄眼地说道:“靖爷、列堂.主,这是小的一侄子,叫林殊。他就喜欢到处厮.混。”然后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这不,这小子看人闹事也去跟人打起来了,这磕着碰着了……诶!”他对梅长苏使了个眼色,梅长苏反应过来,装作愣头青的模样,撅着嘴双手插兜走了过来。

四目相对,他们看清了彼此的面容。熟悉的面孔猛然把他们拉回六年前,那时候林殊叫梅长苏,靖爷还叫萧景琰。

梅长苏是从江左高中转到金陵一中的。初来乍到的转校生alpha被分到被班上所有人排挤的omega旁边,俗套的一见钟情和死皮赖脸的追求,成功俘获高岭之花的芳心。
“景琰,你家住哪呀?”梅长苏又靠到萧景琰身上,抽开萧景琰正看着的错题集,问道。

“你问这个干嘛?想见岳父岳母?”自从梅长苏来了之后,萧景琰完全换了个人,他会笑也会开玩笑。

“这不都期末考了嘛?那我总得在放假时找你玩啊!”梅长苏笑道,伸出手揉乱了萧景琰的头发。

“你约我出来不就行了,这么麻烦干嘛?”萧景琰对梅长苏不耐烦地说道。他家庭的一切对于他来说是个禁忌,他不会对任何人说起,更不会对梅长苏透露半分。

“那我每天约你出来私会!”梅长苏不理会他语气中的不耐烦和隐瞒,直接调戏他。

“随你怎么说。”萧景琰从他手中抢过自己的错题集,继续自己的复习。

考完试之后,梅长苏约萧景琰第二天去梅岭野炊。他满心欢喜的背着个背包,手上捧着一大束玫瑰,小心翼翼地避过人群来到梅岭。

他想,那一定是个浪漫的场景。萧景琰白衬衫牛仔裤,他也白衬衫牛仔裤,然后在梅岭郁郁青青的草地上,他捧着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玫瑰向萧景琰单膝下跪,周围纷纷投来或羡慕或祝福的目光。然后他问萧景琰:“当我的男朋友,好吗?”萧景琰一定会眼含泪水答应的。

可他等了许久。等到日薄西山,等到娇艳欲滴的玫瑰耷拉下脑袋,等到他放在包里的整盒榛子酥都馊了,等到他也耷拉着脑袋看着周围的人走的走散的散。

梅长苏用仅剩百分之五电量的手机给父母打了个电话说现在回来后,又去看了看他与萧景琰的聊天记录。记录还停留在半个小时前,他问萧景琰怎么不来了。然后他又刷到了昨天晚上的聊天记录,萧景琰说他一定会来。然后他又去看了看他跟萧景琰的通话记录,满目通红——他给萧景琰打了十几个电话,没一个是接通的。

后来他终于接到了萧景琰的电话。“喂,景琰,你怎么……”

“长苏,我……”“不准打电话!!!”

本来梅长苏吊着的心就要落地了,可这通电话的内容,让他的心像是被紧紧攥着一样。但他想的还是太简单了——他以为是萧景琰的父亲发现了俩人之间的恋情,把萧景琰困在家里,不准跟他联系。

梅长苏一直是这么宽慰自己的,直到开学。他旁边的座位空了。他去问老师,老师闭口不提,只是含含糊糊地糊弄过去。他没法子,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去问他那个号称百事通的好友蔺晨。

“蔺晨,你知道景琰去哪了吗?”梅长苏自掏腰包请了蔺晨吃了一顿麦当当之后,问道。

蔺晨正认真地与板烧鸡腿堡作斗争,听了他这个问题,罕见地放下手中啃了一半的汉堡,猛地吸了一口冰可乐,把嘴里的食物吞进去,惊讶地看着梅长苏,说道:“你的小情儿?我怎么知道?!怎么,闹矛盾啦?”

“他没来上学。”梅长苏第一次没有嫌弃蔺晨的咋咋呼呼,严肃地跟他说道:“蔺晨,我没开玩笑。我联系不上他,就连聂主任也不告诉我他怎么了。”

蔺晨又吸了一口冰可乐,朝梅长苏招招手。梅长苏把头凑过来听蔺晨说话。

“我爹这个老八卦跟我说过,这萧景琰他们家呀,混道上的。”蔺晨做足了一副神秘的样子,声音压得低低的,说道。

“什么?!”梅长苏惊讶得不顾场合,一出声,立马被蔺晨捂住嘴。

“你冷静点,”蔺晨松了手,给了梅长苏一脑崩,继续说道:“我爹之前也混过,不过就是级别不高没干啥事儿关几年就放出来没人找罢了。他跟我说,这萧景琰就是萧梁那大佬最宠的小儿子。”

“你爹不会又编了些故事来骗你吧?”梅长苏不相信地说道。蔺晨那老爹他知道,总是吹嘘自己知晓天下事,蔺晨耳濡目染,也变得跟他老爹一样。

“我这次真不骗你,”蔺晨随手举起一个麦辣鸡翅,说道:“我发誓。”虽然这看起来很不正经,但是看在蔺晨难得严肃起来的语气神情,梅长苏信了。

“那我该怎么办?”梅长苏喝了一口自己的冰雪碧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问道。这是蔺晨却突然起身了,梅长苏不明白他的举动,急忙把他拉住:“你要干嘛啊?!”

蔺晨恨恨地拿油腻的手敲了敲梅长苏的脑袋,说道:“我找服务员拿杯冰,咱们的梅大公子被爱情的火焰烧晕了头!”

“给我回来你!”梅长苏一发力,直接把蔺晨甩回座位:“给我坐着!”蔺晨愤愤地去吸冰可乐,听他继续说:“我必须去找景琰!”梅长苏说完,蔺晨可乐差点洒了。他看了看梅长苏,他的眼里只有坚定。

回忆到这就停住了。沈追看着这真的愣住的人,心里想着蒙挚怎么派这样的人来,他在这这么久了第一次遇到这么愣的卧.底。他愤愤地拽了一下梅长苏的手,拽得他低了身子,然后说道:“这孩子不懂事,冲撞靖爷了。来,小殊,叫靖爷。”

梅长苏这才反应过来,装得不情不愿的样子,叫了一声:“靖爷。”

萧景琰也反应过来了,他淡淡地笑了笑,微微点头示意,然后对沈追说:“沈老板,我看这小子不错,跟我走吧。”

靖爷开口要人,哪有不给的道理,可沈追只是萧梁的人,梅长苏也不只是林殊。他俩都迟疑了一阵。

“怎么,沈老板不舍得?”萧景琰追问道。

“哪有的事?也好,我这老头都快退休了,顾不了他什么了,只能望靖爷好好照应,我也不用辜负我天上的老姐了。”沈追阿谀奉承地说道。年轻人呐,希望你运气好吧。

萧景琰其实一眼就认出林殊就是梅长苏了。他没敢去猜。他看透梅长苏的身份,也不可避免地想到梅长苏的意图。

他以为自己在这吃人的萧梁里混了这么多年,早就刀枪不入了。可没想到他一看到梅长苏,就被伤得体无完肤。

长苏啊,不管你为何而来,你我已经是隔着不可逾越的鸿沟了。

TBC

一个小脑洞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我就想想……

可能会是ABO
大概就是policeman苏×大佬琰(是的我还没有放弃我想写黑.道文的想法……)

就是苏苏读高中的时候曾经与琰琰谈过恋爱,但是琰琰没有告诉苏苏他粑粑和哥哥都是大佬。后来琰琰粑粑和哥哥因为被内奸(当然是谢玉老师和夏江老师的戏码啦),琰琰被帮中长老(这当然是言侯爷啦)拉过去辍学继承家业,以雷霆手段把舆论全压了下去并且稳坐大佬的位置,但是被蒙在鼓里的苏苏以为他被掳走了。
后来苏苏为了找回爱人(?决心报考警.校维护世界和平。然后苏苏就因为成绩优异被选中去当卧.底,苏苏见到了琰琰。他以为琰琰是被迫的所以一直想着把琰琰从里面摘出来但是却发现琰琰就是那个传说中无恶不作的大佬。琰琰也认出了苏苏是卧.底所以他特别难过不想让苏苏陷进去,于是就设计让自己暴露。后来琰琰被警.察围住,死在了乱枪之下。

梅长苏横抱着淌着血的萧景琰,轻声说道:“我曾经,很爱一个人。我费尽心思地去找他。后来我找到他了,他也因我而死。”

萧景琰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就要被撕开,他连呼吸都十分困难,只能断断续续地回答道:“长苏,我永远在你身边呀。”

“你就是故意的!”萧景琰委屈地红了眼眶,对林殊吼道。

“我当然是故意的,”林殊厚着脸皮过去抱住萧景琰,说道:“我就是故意欺负你,故意跟你过不去。因为我喜欢看你害羞得红了脸红了耳朵,喜欢看你委屈得眼眶红红的,因为我喜欢你。”言毕,林殊把脸凑到萧景琰面前,萧景琰害羞得闭了眼,像撞墙一样的用脸撞了上去。林殊被萧景琰撞得眼冒金星,牙也被磕得生疼。这水牛就是水牛,亲人亲得像撞人。
·
·
·
“你总是喜欢欺我瞒我,”萧景琰对着林氏祠堂上林殊的牌位,说道:“你说这样是因为喜欢我。”他的眼泪忽然就憋不住了,一滴滴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落下来,“你不是说喜欢看我红了眼眶吗?我现在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你怎么不来看呐?”

“你不回来就算了,那我以后就不会被人欺负,也不会为了谁而红了眼眶了。”

“我才不会这么快去找你。我等了你十三年,那你就得等我三十年。”

“我可是皇上,你才不能欺负我呢,我要欺负回你。”

END
上课摸鱼产物
是我控记不住我记几了

卜算子【苏靖】(中)


“诶,你知不知道啊,听说那个梅长官跟个戏子在一起了。”

“就是那谁,玉蟾戏院的萧景琰嘛。平时装得跟个高岭之花似的,不还是个下.九流的戏子。”

“是呀,昨晚还跟梅长官翻云覆雨咧。嘿嘿嘿……听说这戏子活好,不知是不是真的。”

“都闲着啊?!”梅长苏的私人秘书,秘书处处长宫羽一搭文件拍在聚在一起闲聊的几个秘书面前的桌上,眼神狠历地扫过他们每一个人,吓得秘书们出了一身冷汗。她接着说道:“长官的私事岂是你们可以随便议论的?苏先生我就不说了。咱这好多长官都是萧老板的戏迷呢,萧老板一放话,你们的头就立刻放他桌上。”

几个小秘书哪有这么大的胆子呀,被宫羽寥寥几句话就吓得话都说得磕磕巴巴的,嘴巴动了好久才说出一句:“谢谢宫秘书。”立刻像爬一样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呆着。

宫羽看都不想再多看他们一眼,捧着一叠文件送去梅长苏办公室里。办公室里,梅长苏正看着军需部送上来的劳工营部署图。见宫羽进来锁门了,就把图纸放到一边,抬头说道:“有什么事吗?”

“先生,有几份文件需要您过目。”宫羽答道,她把文件一份份地递给梅长苏,待他全部签完名后,问道:“昨晚的事,黎纲跟我提过,你们是……?”宫羽找不出词,干脆直接省略了。

“卜算子计划,正式启动。”梅长苏拿起劳工营部署图的图纸继续看着,说道:“他是孤鸿。”

上海大饭店内,萧景琰一袭灰色长衫,坐在房间内的椅子上看着报纸。蒙叔登报了,萧景琰把他在上面打广告留下的一串看似是电话号码的一串乱码,翻译出一句话:今晚海军俱乐部,刺杀楼之敬。

萧景琰狡黠一笑,军需部部长楼之敬?那张贪恋男色满脸横肉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的脸若是被子弹打出一个黑黑的洞,那是多么令人舒坦的事啊!

萧景琰走到楼下大堂处,用公共电话打给了戏院。

“您好,这里是玉蟾戏院。”

“我是萧景琰,叫列战英过来。”

“是,萧老板。”

萧景琰拿着电话等候了一会儿,另一头就传来一个脆生生的男声:“师傅,您找我?”

“把我那套西装送过来,还有那个皮箱。记住,别打开。”萧景琰吩咐道。战英是他在巷子里捡的,三四岁的时候就跟着他,到现在都十年了。虽说列战英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萧景琰最信任的人是列战英。

列战英遵从萧景琰的话,把萧景琰衣柜里叠着的一套西装放进袋子里,从一件件戏服后拿出一个落了尘的皮箱,把箱子上薄薄的一片尘扫开,提起来走出戏院。然后一手提着袋子和皮箱,一手招来黄包车夫,上了车去上海大饭店了。

萧景琰站在上海大饭店前等他。上海的初秋给人以十分温暖的感觉。四周都被一片柔软的色调笼罩着。天是柔软的蓝,云是柔软的白,叶是柔软的黄……只是高楼林立,全是冷硬的。人也是冷的,缩在衣服里,看不清真实的面貌。

不远处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朝萧景琰跑来,萧景琰看到了他,张开双臂,那孩子一扑扑进了他的怀抱里。孩子手里的皮箱撞得他的腰生疼,可是孩子也撞得他心花怒放。

“师傅,这是您要的西装和箱子。”列战英把袋子和皮箱递给他,奶声奶气地问道:“师傅,您要去哪呀?”

“我要去一个聚会,晚上就回来了。快的话我就看看你这几天练功练得怎样。”萧景琰蹲下身,举起手挂了挂他的鼻子,说道。

“那师傅您慢点,我回去练功了!黄包车师傅还在等我呢!”列战英听到萧景琰要检查他的基本功,吓得脸色大变,没等萧景琰回应就跑走了。萧景琰看着他跑远,无奈地笑了笑,转身走回酒店。

萧景琰从袋子里拿出那套黑西装。他虽然瘦,但是好在骨架大,完全撑起了这套西装。贴身剪裁的西装完美勾勒出了萧景琰精致的蝴蝶骨,挺拔的腰和挺翘的臀.部,把他身材的优点完美地凸显出来。

穿好衣服后,萧景琰解开皮箱上的锁,打开箱子,里面是一把装好子.弹的消音手.枪。萧景琰拿出来比划比划后,就把手枪藏好,以防不备之需。

下午六点半,梅长苏准时下班。今天他要接萧景琰到海军俱乐部参加76号举办的宴会,萧景琰有任务,而他是萧景琰的入场券。

“黎纲,先去上海大饭店。”梅长苏坐上车,说道。黎纲不敢多问什么,默默把车开去梅长苏指定的地点。

萧景琰早就站在上海大饭店的门前等梅长苏了。他负手而立,低着头无聊地看着自己的脚尖。皮鞋是锃亮的黑色,地面是粗粝的石灰色。

梅长苏远远的就看到萧景琰了。黎纲在萧景琰面前停下车,梅长苏打开车门起来,在黎纲过来前就装成一副侍者的模样,做出“请”的动作,说道:“上车吧,我亲爱的。”萧景琰笑着朝他抛了个媚眼,坐进车子里。梅长苏也坐了进去,黎纲忙去关上车门,然后去发动车子。车内,萧景琰自然地靠在梅长苏身上,梅长苏也自然地搂着他的肩,好似一对璧人。

到了海军俱乐部门前,萧景琰搂着梅长苏的手,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梅长苏笑眼盈盈地望着他,随意地拿出自己的军官证在守门的士兵前摇了摇,就带着萧景琰进去了,扮足被美色迷了眼的模样。

“楼部长。”梅长苏一进门就看到楼之敬畏畏缩缩地凑上来,走在黎纲见了就打开手里梅长苏的公文包,掏出一份文件递给楼之敬,梅长苏说道:“这是劳工营的布防图,我看过了,没什么问题,你看过之后交给行动处的照办就好了。”

楼之敬点头哈腰地接过文件,嘴上说着恭维的话,眼睛却是不是地瞟向萧景琰。平日里这萧老板要么裹着厚重的戏服,要么就穿着宽松的长衫,没想到这身材竟然这么曼妙,怪不得令梅长苏都倾倒在这人的脚下。楼之敬想着,若是让这人在自己身下承欢,那自己定是要把他囚禁起来,夜夜都……楼之敬砸吧砸吧嘴,看着萧景琰的背影,然后侧身去吩咐身边人些什么。

梅长苏在跟几个官员周旋,萧景琰不便听他们的谈话内容,他便向梅长苏示意了一下,拿着一杯果汁坐到吧台前。一个服务生向他走来,给他端了一杯威士忌。“萧老板,这是楼部长请您的。”

萧景琰看了看不远处朝他举杯的楼之敬,又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杯中酒,就干脆捧着酒杯含笑走向他,碰了一碰他的杯子,说道:“谢谢楼部长的好意了。不过……”他狡黠一笑,说道:“我先去一趟卫生间。”然后起身,在离开时顺便用手轻轻划过楼之敬的腰部,楼之敬也顺势用手摸了一模他的臀部。

楼之敬悄悄跟着萧景琰进了卫生间,故意避开了能认得出他的人。但楼之敬却没想到,他进入卫生间时里面竟是空无一人。突然他觉得上方一阵压迫感,萧景琰就站在他的后面。

“楼部长,您就好好休息吧。”萧景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拧断了楼之敬的脖子,对方还没来得及呼救,就已经断了气。萧景琰把楼之敬拖进放拖把等清洁用具的隔间里,掩上门,洗了洗手就走出去了。

而这边,梅长苏借着几位高官的话喝了几杯酒,虽然没有醉,但是脸颊已经红扑扑的了。萧景琰见状就走到他身边,扶着他的手臂,说:“我看先生有些醉了,就先带他回去了,几位长官见谅。”几个官员见梅长苏没有反驳,自然不敢拖着,萧景琰就这么拉着梅长苏离开了海军俱乐部。

“完成得怎样?”梅长苏上了车,问道。

“自然没有问题。”萧景琰说道。

聚会结束的时候,楼之敬身边的官员一直都找不到自家长官,最后还是得靠保洁人员的一声尖叫,才能在卫生间的隔间内找到已经断了气的楼之敬,而他的西装口袋里装着一支羽毛。

孤鸿往来,飘渺影过。

TBC

以后会更得比较慢……
毕竟我都快一个月了(8 .5开学T^T)
而且我高三了,可能把(下)更了之后就不会怎么写了……
但是我保证我高考完之后还会回来的!!!

编个故事

她死了。

她死的那天我表现得特别平静,如同只是听到我的水洒了。

我很冷静,冷静得发现旁人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像看个铁石心肠的反派,眼里是不屑于掩饰的厌恶。她们确实应该厌恶我——与我形影不离的挚友死了,我只是不带感情的说了一声:“哦。”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死了。她为什么就有勇气从十七楼一跃而下——然后整个人软趴趴地瘫在地上,面目全非,脑浆和血喷溅而出。

哦,她有抑郁症。

可她从来都是笑着的,我也从来都不知道她心里藏着多少苦难。或许当我在一次突然回头时望到她悲凉的神情而先入为主地认为是错觉后,我就注定会失去她,她也注定会选择死亡。

她爱笑爱闹,不怨不哭。这世界上有她爱的零食她爱的汉服她爱的脆皮鸭文学。她还没有见到她喜欢的男团,没有去看他们的演唱会,也没有给喜欢的杂志投稿。她还没有考上心仪的大学,还没有找到心爱的人结婚,还没有当上我未来孩子的干妈……

可她怎么就死了?她却死了。

后来我看到她喜欢的男团来这开演唱会了。我第一时间买了最贵的票坐到了最好的位置。他们穿着一样的衣服染着各色的头发唱着我听不懂的歌跳着我不会跳的舞。旁边都是跟我和她差不多大的女生,举着牌子在疯狂的喊叫。

我转头,看到了她。她眼里流着泪笑得像个二百五,举着闪亮亮的牌子大声喊着口号。我的泪也簌簌地流下。眼泪模糊了我的视线,也让我看清了旁边的人,那不是她。她死了。可她若是活着,若是坐在这里看他们的演唱会,那应是这样的。

演唱会结束后我蹲在人潮离去的体育馆门前,哭出了声。

我最好的朋友,她不喜欢笑也不喜欢闹。她特别矫情,会因为一句话一个举动伤心难过好一阵子。她不是特别喜欢吃什么,也很讨厌她穿汉服出门时旁人异样的眼神。她总是会胡思乱想,只有在看甜得发腻的脆皮鸭文学时才能得到暂时的麻痹。

她的愿望很简单,活着。或许对别人而言这个愿望像个笑话,可是她只想活着。她每天努力地笑着努力地没心没肺,可她死了。

我最好的朋友,她死了。

END

熬夜糖炒栗子在线深夜开车!

旁友,你还记得誉王殿下初五的年宴吗?

旁友,你还记得越贵妃的情丝绕吗?

让我用一辆快车的时间,带您找回记忆!

卜算子【苏靖】(上)


军官与戏子的设定……

而且还是间.谍×特.工的设定……

梅长苏走进玉蟾戏院,台上正演着一出《霸王别姬》。好好的戏,却被小日本包了场子,最好的位置上坐着眼睛眯成一条缝色眯眯地看着台上“虞姬”的日本军官。

梅长苏走到角落的位置坐下,静静地看着台上的戏。不得不说,戏是好戏,可惜就是周围太嘈杂了,一群日本士兵讲着叽里呱啦的日语,一群谄媚的人过来又是倒酒又是递茶。真是令人作呕,梅长苏想。可惜他不能痛痛快快地讲出来,而且还得装作唯他们马首是瞻的模样。

幸亏这样景象并没有让梅长苏看太久。不知是哪射出一枚子弹,正中了坐在台下的山本赤野——旁边站着的副官的太阳穴。

一时间整个戏院乱成了一锅粥。台上的演员要么吓得愣着,要么戏还没演完就急急忙忙地跑下台生怕丢了小命。台下的日本兵一拥而上,举着抢把山本赤野团团围住,就连一根羽毛也生怕它落在山本头上。梅长苏也装模作样地举起手枪,仔细地盯着暗处。

“戏还没演完呢!怎么就都愣着?!”这时一个虞姬扮相的男子从舞台后走出来,低沉的声音严厉地对台上的训斥道:“戏比天大!都忘了吗?!”然后又向山本赤野行了一礼,温和地说道:“是在下管理不周,让危险人员闯了进来,打扰山本长官听戏了。”

山本自知这并不是针对自己的暗杀,只不过是杀掉一个无足轻重的人,来恐吓自己。跳梁小丑一般的把戏,他还不至于这般胆小怕事。他示意士兵们收了枪,回到座位上。

梅长苏也示意手下的人收枪坐下,自己也好好地打量了这个虞姬扮相的男子。不出意外,这就是那个名角萧老板萧景琰了。这“虞姬”,可真有“霸王”的气概。三两句话,镇住了场子,又稳住了日本人,是个人物。

台下的人稳住了,台上的戏也继续唱了。山本赤野使唤了几个日本兵把那个副官的尸体抬走,萧景琰去安抚好几个受了惊吓的演员,算是能唱完这出戏。

梅长苏的眼睛一直紧紧地盯着萧景琰,目光直白炽热地让台上唱着戏的人都感受到了。萧景琰不去管他,专心地唱好自己的戏。梅长苏的直觉告诉他,这就是他要找的人。

下了戏,萧景琰便看到一个穿着海军制服的男人站在他的房间前,那就是梅长苏。

“梅长官有何贵干?”萧景琰不咸不淡地问道:“莫非是来找我要烟的?”

是暗号。梅长苏眼里闪过些许惊讶,又在一瞬间调整过来,接到:“是啊。请问你有烟吗?”

“对不起,我刚刚戒烟。”萧景琰一边回答,一边打开他房间的门。然后对梅长苏做出“请”的手势。梅长苏进屋找了个地方坐下,萧景琰也坐在梳妆台前卸妆。

浓墨重彩渐渐离开了他的脸,梅长苏无意地扫了一眼,竟然是怔住了。萧景琰的瞳仁里微光点点,像是从雾霭弥漫的森林中窜出来的梅花鹿,灵活轻盈地跳跃着,奔跑着。他的眼睛黑又亮,而瞳仁里的点点微光竟是天上星。这双眼睛里哪有那些戏子眼里的七情六欲啊,明明只有不容被世俗所沾染清明。

“梅长官,”被他盯着的那双眼睛突然弯了起来,里面含着笑意与戏谑,眼睛的主人说道:“怎么盯着我这么久?事先说明,我卖艺不卖身。”

梅长苏收回了那样直白的眼神,说道:“难得能一睹风华绝代的虞姬真容,苏某自然是要好好看看。”

“先生也喜欢听戏?”萧景琰突然问道。

“会听会唱。”梅长苏说道:“母亲爱戏,跟她学过。”梅长苏有些疑惑地答道,然后他注意到了萧景琰在用手指轻轻敲着梳妆台。

【隔墙有耳】

萧景琰继续说道:“那可否与先生切磋一下?”

“那苏某就班门弄斧一回了。”梅长苏说道:“就唱一段《霸王别姬》吧。”梅长苏清了清嗓子,唱道:“今日里败阵归心神不定,”

“劝大王休愁闷且放宽心。”萧景琰接道。

“怎奈这十面敌难以取胜,”房间外的人似乎是知道没什么好听的,就离开了。萧景琰和梅长苏都听到了他的脚步声。

“且忍耐守阵地等候救兵。”萧景琰唱完自己那一句,俩人就开始谈正事了。

“真是没想到,梅长官竟是‘苏子瞻’。”萧景琰给梅长苏倒了茶,说道。梅长苏笑了,说:“我也没想到,萧老板是‘孤鸿’啊!”他说完,清了清嗓子,轻抿了一口茶,调笑的语气瞬间消失了,严肃地说道:“军.统上海站行.动组A组中.校组长‘孤鸿’。”

萧景琰站了起来,背绷得笔直,对着梅长苏敬了一个军礼,说:“到。”

“漏断人寂,鸿影入夜。”梅长苏说道:“好戏开场了。”言毕,他一手揽住萧景琰的腰,萧景琰轻轻抬头望着他,俩人装出一副你侬我侬、情意绵绵的样子走出戏院,让桃色小报的记者拍个正着。

黎纲站在车门处,惊讶地望着他们走过来,愣愣地打了个招呼:“萧老板。”梅长苏微微皱眉,脸上明晃晃地写着“不满”两个字。他吩咐黎纲道:“把我跟景琰送到上海大饭店。”黎纲依旧是愣愣地打开车后门请他们坐下,又自己跑去驾驶室里开车,直到把人送到了才回过神来。

梅长苏带着萧景琰开了房,累得连军靴都不脱,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萧景琰无奈地瞥了一眼,坐在床沿上,如画地眉眼望着形象全无的梅长苏。梅长苏被这么看着也不好意思,干脆开了口,跟萧景琰天南海北地聊起来。

这一聊就聊了一夜。如萧景琰所言,没爹没娘的孩子凑一起了。从九一八事变到七七事变,从淞沪会战到枣宜会战……多少家破人亡妻离子都堆砌在这满目疮痍之上。

在子夜里,他们促膝长谈。恍若相识多年的知己,从治国理政聊到琴棋书画,又从琴棋书画聊到柴米油盐。

翌日清晨,梅长苏起身离去时看了看睡在一旁的萧景琰。大半张被子都被他卷了去了,自己只被留下一点点边角,他凑过去,还能听到轻轻的鼾声。

原来都是两个孩子呀。一个会在累极时不管不顾直接大大咧咧地瘫在床上,一个睡熟时会蛮横无理地卷走被子。

其实都是两个孩子呀。背负着自己的信仰,哪怕前路茫茫看不到尽头,也要咬着牙忍着疼一步一步地走。

萧景琰起床时梅长苏已经走了。床头柜上放着一杯牛奶跟一份三明治,都是暖的。萧景琰带着朦胧的睡眼咬下一口三明治,心底油然而生出一种满足感。

他觉得自己好像就这么被一份暖暖的三明治打发了,但是其实他很贪心。他想要河清海晏安康的盛世,也想要小桥流水人家的生活。

萧景琰兀自笑着摇摇头,觉着自己像个老头子,好似下一秒就要躺在躺椅上一手摇着蒲扇一手拿着烟杆,用沙哑的嗓子唱着戏词。

不过转念一想,要是当他老了能这样,倒也是一件幸事。

TBC